渊之伤?渊之殇?

“飞往伦敦的飞机正在检票,请还未检票的旅客……”
航站楼外的天空早已黯了下来,播报员动听的声音与机场熙熙攘攘的人流声混杂在一起……
渊独自一人,戴上了他的耳机,双手插兜,走向了他的飞机。“还要多远才能进入你的心——”耳机里单曲循环的情歌更使渊百感交集。
“也许还会再见的。”渊拉开窗帘。航站楼正疾速后退,飞机一步步向上爬升。城市里灯火璀璨,一排震撼人心的都市夜景。
“我们一定会再见的。”灯火不断远去,几朵乌云开始在窗边涌动。渊紧握着他的拳头,拳中紧紧攥着还带有她体香的__,暗暗发誓道。
“我们真的还会再见吗?”窗外只有连续不断的层云,渊拉下窗帘,一阵忧伤突然上涌。“三年后,她还会记得我吗?就这么走了,难道不遗憾吗?”渊将头埋进了毯子里,机舱里的温度只有可怜的7℃,不只是寒冷还是什么,渊竟有股想哭的念头。
那天晚上,渊紧闭他的双眼,久久无法入眠。他开始回忆起与她“相识”后的一点一滴。
终于,深深的疲倦感还是带他进入了梦乡。
……
警报声将渊从睡梦粗暴地拽起,强大的失重感使他的心脏几乎停搏。渊仍在睡梦与现实中徘徊不知所措,他所不知的,是飞机正处于急速下坠,将激烈地轻吻阿尔卑斯山脉!
“请各位旅客保持镇静,不要慌张!机组人员会尽大限度保证各位的安全。”播报员的声音听上去带有些许哭腔。
当渊真正意识到自己所面临的一切时,他将垂下的氧气面罩也拉向了一边。向他打开的不是知识的殿堂,而是哀鸣的地域。连绵不断的山体不断靠近,连刚出升的太阳的朝晖也被遮挡了。渊没有苦苦挣扎——他知道,以这样的速度俯冲下去,他将连渣都不剩,没有一点儿痛苦。
等等!她!
渊慌忙从口袋中抽出手机,长按着开机键,并不断望向窗外预估所剩高度。
快啊!快啊!渊的手剧烈地发抖,他的牙也在疯狂的打战。
只有1000米了!渊猛戳着聊天软件的图标。
500米!预计只有五秒钟了!渊打开她的置顶聊天框,聊天框里只有许久前00:00的春节祝福,空旷得和他的心一样。
300米了。打字框里只有几个零乱的字母,系统似乎不知他想表达什么。
200米。来不及了。渊静静地告诉自己。你太紧张了,以至于那几个在心中预演几十遍的动作也没能准确完成。渊似乎与啸叫的机舱完全隔开了。
100米。渊的心平静却又汹涌。讶异吗?恐惧吗?短短的几十秒,如同从天堂坠向地狱,亦或是后悔?遗憾?……
50米。渊瞥一眼屏幕,四个大字突然出现在它本不该出现的位置上,是模糊字词①。渊的嘴角轻微地上扬。
“飞机撞上了阿尔卑斯山。山中生灵涂炭,升起一朵巨大的蘑菇云,震耳欲聋的轰响震耳欲聋(???6)”
渊感到他的身体在不断变轻,并向天空升去。途中,他看到一对紧紧相拥的老夫妇,看到手牵手的一家三口,他双手合十,默默地为所有在此浩劫中罹难的人祈祷,直到——他看到生前最后一个依赖的地方,他与她的聊天框中的红色感叹号)
渊忽得惊醒,冒出一身冷汗。他拉开窗帘,看到飞机正平稳地行驶在欧洲上空,又摸出手机,在联系人栏中不断下滑,直到看到她的名字,渊才真正松了一口气。

①:一种通过个人日常习惯对错打字符猜测、拼成可能字符的技术。如shavi→傻逼。

No comments yet:S

Send your comments here! Edit comments


				
Ciallo~(∠・ω< )⌒☆.
¯\_(ツ)_/¯
|´・ω・)ノ
ヾ(≧∇≦*)ゝ
(☆ω☆)
 ̄﹃ ̄
(/ω\)
→_→
٩(ˊᗜˋ*)و
(ノ°ο°)ノ
(ฅ´ω`ฅ)
φ( ̄∇ ̄o)
ヾ(´・ ・`。)ノ"
(ó﹏ò。)
Σ(っ °Д °;)っ
( ,,´・ω・)ノ"(´っω・`。)
╮(╯▽╰)╭
>﹏<
( ๑´•ω•) "(ㆆᴗㆆ)
颜文字
tg_emoji
Firefly
鼬子
我有抑郁症
Last page
NexT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