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体 · 谎中往事
搬运自这里

春站在谎言中学的操场中央,阳光在他的光头上反射出一道刺眼的光芒。他那曾经被学生们尊敬的形象,如今却遭受着无尽的唾弃与不解。带头批斗的是技辅班的一个女生,她手中挥舞着一张签满名字的控诉书,怒吼着要求罢免春的职务。她的声音在操场上回荡,引起一片附和的喧嚣。

学生们围绕着他,眼中充满了怀疑和敌意。春知道,他的秘密无法被理解,他的存在注定要承受这样的孤立和排斥。然而,他依然站在那里,威严如山。

突然,天空骤然变暗,一道银色的光芒从天际迅速逼近。那是一个球体,表面如同镜面般反射出操场上每一个细节,精确到让人窒息。那是水滴——这个宇宙中最可怕的毁灭者,正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向春俯冲而来。

所有的嘲笑和不解在这一刻都变成了惊恐和绝望。学生们屏住呼吸,眼睁睁看着那个毁灭性的物体朝春飞来。然而,春依然站立不动,目光坚定而平静,仿佛早已预见了这一切。

水滴无情地切割过空气,如同一把绝世利刃,任何物质在它面前都显得脆弱不堪。当它接触到春的光头时,所有人都以为这将是毁灭的一刻。

然而,春的光头并不是普通的物质,而是由强互作用力物质构成,那是连宇宙中最坚硬的物质都难以撼动的存在。他的光头如同一面完美的镜子,将周围的一切反射得纤毫毕现,甚至能清晰地看到学生们惊愕的表情。水滴撞上了这片坚不可摧的光滑表面,巨大的反作用力瞬间爆发。水滴表面开始裂开,内部结构在极端的应力下迅速瓦解。几乎是眨眼之间,水滴便在无形的力量中崩溃成无数碎片,如同星尘般散落在春的周围。这个过程如此迅速,以至于学生们根本无法看清楚发生了什么。他们只看到一个模糊的银色闪光,然后春被那光芒所包围,仿佛瞬间化为了灰烬。

然而,当银色的光芒逐渐消散,春依然站在那里,面色如常,仿佛这一切只是平静的日常。学生们惊愕地发现,水滴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,只留下了一地的微小碎片,而春毫发无损。

学生们围绕着春,眼中的怀疑和敌意逐渐消散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以名状的敬畏和沉默。他们从未理解过春,也从未试图理解。曾几何时,春在他们眼中只是一个被孤立的怪人,一个神秘莫测的面壁人。他们的嘲笑和敌视,如今显得如此愚蠢和浅薄。

也许,春并不需要这些迟来的理解和崇敬。

春抬起脚,缓缓向前走去,四周的人群自动为他让开了道路。阳光透过稀疏的云层洒在他身上,光影在他的光头上跳跃,闪烁着微弱而坚定的光芒。他的手微微攥紧,指关节处的青筋隐约可见。

没有狂热簇拥的人群,没有跟随的脚步。人们都呆立在原地,仿佛有一条无形的界线,将他们这些芸芸众生与春分隔开来。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,也没有人敢去问。

操场的边缘,几只麻雀在地上啄食,时而抬头望向这个静静走过的人。一切仿佛从未改变。然而,所有人心中都明白,一切都已不同。

No comments yet:S

Send your comments here! Edit comments


				
Ciallo~(∠・ω< )⌒☆.
¯\_(ツ)_/¯
|´・ω・)ノ
ヾ(≧∇≦*)ゝ
(☆ω☆)
 ̄﹃ ̄
(/ω\)
→_→
٩(ˊᗜˋ*)و
(ノ°ο°)ノ
(ฅ´ω`ฅ)
φ( ̄∇ ̄o)
ヾ(´・ ・`。)ノ"
(ó﹏ò。)
Σ(っ °Д °;)っ
( ,,´・ω・)ノ"(´っω・`。)
╮(╯▽╰)╭
>﹏<
( ๑´•ω•) "(ㆆᴗㆆ)
颜文字
tg_emoji
Firefly
鼬子
我有抑郁症
Last page
NexT page